第368章 婚纱店

第二天,她告别小晗,随欧阳熠回城。
    欧阳熠见她闷闷不乐的样子,笑着说:“孩子大了总要分开的,要是想他,我就经常陪你来看他。”温柔的语调,十足十一个体贴的好男人。
    苏星羽却只觉得心底发寒。
    最可怕的不是摆在明面上的恶,而是欧阳熠这种面具伪装下的祸心。
    她敷衍了他几句,等车子开到住处,就进去拿了摄影器材打算出门工作。
    欧阳熠一把拦住她:“你忘了?我说过要带你去订婚纱的。”
    她想起这事,昨天她闯入他的秘密书房后,他对她进行逼婚,婚纱,请帖,酒水宴席甚至车队,他都筹谋完整。这个男人,他是认真的。
    苏星羽纵使心里百般抗拒,别拗不过他的强硬,另一方面,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花在该怎么样把小晗解救出来上,对婚礼反倒没那么在意。
    为了麻痹他,于是,她跟着他去了婚纱店。
    那是一处本城的高档商业区,婚纱店的店面不大,但处处透着考究精致,店里没有什么客人——这里每天只招待一对新婚夫妇,要事先预约,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。
    欧阳熠对她说:“这里是除了顶级高定外,非常不错的婚纱设计店了,圈内许多富豪和大明星都是在这里定做的婚纱。你一定会喜欢。”
    喜欢?
    她怎么可能喜欢?
    哪怕是再美再奢华的婚纱,只要结婚的那个人不对,都只是累赘而已。
    她兴趣缺缺,任凭欧阳熠兴致勃勃地和设计师沟通,就像打扮洋娃娃一样在她身上试着各种面料、款型、头纱,连珍珠和钻石的品质也一一确认。
    她煎熬着,满脑子都是小晗该怎么办,到底怎样才能救出那个孩子?
    欧阳熠和设计师说的什么她完全没听进去。
    偏偏欧阳熠还问她:“喜欢这套吗?长拖尾摆的婚纱,就像人鱼公主,珍珠就像一颗颗泡沫,穿在你身上特别好看。星羽,在我这里你就是最美的公主。”
    苏星羽说:“你决定就好。”
    如果没有小晗,她可以冷嘲热讽抵死不从,但如今小晗在他手上当人质,她所有的反抗都显得危险。欧阳熠饶有兴致地替她定了婚纱,又定了几套迎客和敬酒的礼服,连伴娘伴郎和新郎的礼服也一起定了,对设计师说:“尽快。”
    设计师让店员开好了订单给他。
    欧阳熠正要伸手接过,婚纱店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。
    一个身材高挑、面容冷峻的男人走了进来,苏星羽一下子屏息。
    ——陆时锋。
    是陆时锋来了。
    她曾经那么讨厌他,恨不得永生永世都再也不要见到他,可如今,当她深陷囫囵被一步步拖入深渊之际,见到他竟像是见到了救星。
    陆时锋一双锋锐狭长的眼睛冷冷地扫过店里,最后,停留在欧阳熠手中的订单上。
    欧阳熠微微挑眉,似乎有些惊讶他突然找到这里来,转眼却又笑了,在他面前挥了挥手中的订单:“很意外是吗?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好意外的,我和星羽两情相悦,结婚是迟早的事。至于你,早就是过去式了。”
    陆时锋冷冷地说:“法律上,她还是我妻子。”
    欧阳熠笑:“我是F国公民,不受国内法律约束。阿星也是。”
    “那只是她的化名。”陆时锋寸步不让。
    欧阳熠说:“哦,是么?我们结不结婚这件事情恐怕不由你说了算。”
    陆时锋不跟他废话,转头看向苏星羽:“我不会让你嫁给他的。”他根本不问这是不是她自愿,也根本不征询她的意见,他只知道,自己的女人不能让别的男人夺了去,今生今世,这个叫苏星羽的女人就只能有一个归宿,那个归宿就是他。
    苏星羽以前总是嫌他霸道,如今才知道霸道也有霸道的好。
    她根本就什么都不用解释,就被快步走近的他牵起了手,朝婚纱店门口走去。
    “站住!”欧阳熠想拦他。
    然而,陆时锋带来的那些保镖一下子涌进了小小的店铺,把欧阳熠挡住。就算欧阳熠暗中的势力再大,也不敢摆到明面上来,明面上的对局永远是他吃亏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陆时锋牵着苏星羽的手,走出了婚纱店。
    苏星羽一言不发地被他牵出去,上了他那辆黑色宾利车。
    两人坐在车后座上,都沉默了一下,陆时锋才说:“不准跟他结婚。”
    苏星羽说:“你今天过来找我,就是为了说这个?”
    陆时锋说:“不然呢?”
    早上他就看到新闻,是欧阳熠发布的媒体消息,宣布要和一个叫阿星的女人结婚。
    别人不知道阿星是谁,他却是知道的,那就是苏星羽!所以他才查出了他们今天的行程,匆匆赶来。他对苏星羽说:“如果你敢嫁,信不信我让那个男人生不如死?”
    苏星羽一颗心微微发凉:“哪怕我爱他,你会让他生不如死?”
    “你爱的人只能是我一个。”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,不讲理。
    如果换做以前,苏星羽一定会翻脸,宁死也不向他屈服,可如今有小晗了,她甚至后悔刚刚为什么要问他这个问题,这样的问题毫无意义,只能平白让自己更伤心罢了。
    她轻声对他说:“小晗被欧阳熠绑走了。”
    这次,倒换了陆时锋诧异的看了她一眼:“他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绑架?”
    苏星羽心中苦涩,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这个问题,静了静,只说:“当年他都能忍心眼睁睁的看着我被火烧,又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?他逼我嫁给他,要不然就会对小晗不利。一个孩子对你们男人而言不是什么大事,哪有我们女人这样视若性命?”
    陆时锋并不认同她的说法,小玦在他那里可是被视若珍宝,不过眼下不是争辩这个的时候,不可否认,有些男人对孩子确实没有那么在乎,就像有些女人,比如杜淑娴,对孩子也没有那么在乎一样。
    他只说:“所以你并不是真心想嫁给他,只是为了小晗,迫不得已?”




Copyright © 2018 利来娱乐国际ag旗舰厅利来娱乐国际ag旗舰厅-亚美ag旗舰厅 All Rights Reserved